世界上最危险的动物是什么?是草原上的狮子,是丛林中的老虎,是山巅上的苍鹰,是泥沼中的鳄鱼……是的,我们可以举出许许多多处于食物链顶端的杀手,但有些看似渺小而不起眼的,却往往更加危险……
620)this.style.width=620″ vspace=5 border=0>


蚂蚁噩梦

也许,你可以轻易捻死一只蚂蚁,但是,100万只蚂蚁呢?

其实,在全球许多的热带雨林中,蚂蚁横行霸道、血腥嗜杀的情况相当普遍。譬如,在八千多种已知蚂蚁的品种中最恶名昭著的军蚁和矛蚁,就是美洲热带雨林的统治者。

在墨西哥科斯塔尼加热带雨林中,不难看到下列一幕:体积如家居老鼠的大蟑螂、奇毒无比的蝎子、全身披毛的塔兰图拉毒蛛,以及龟、蛇、蜥蜴等四散逃亡。随着一阵阵酸臭气味,一支至少宽至15米的黑压压的军蚁团,声势骇人,速度奇疾,眨眼间便已经抵至。

军蚁是种嗜杀动物,为方便大杀四方,它们不筑固定巢穴。平日列队在雨林区横行杀戮,浩浩荡荡的大军所到之处,一切昆虫和无脊椎动物鲜能偷生。当先头部队抓住比它们体积大上几千倍的猎物时,主力大军第一时间赶到,猎物随即被淹没在茫茫蚁海中,能活下来的机会是零。

在数十品种的军蚁中,大部分没有眼睛,个别具有两只单眼,辨别力不强,只能察觉光线的转变。但军蚁拥有一支粗螫针,同时军蚁还会喷出有毒蚁酸,其成分跟蜘蛛毒液相若,除了能令猎物动弹不得外,还能把它们溶为半液态,方便吞食。

而矛蚁凶悍嗜血程度丝毫不逊色于军蚁,它们同样活跃于热带雨林,是最棒的狙击手。尽管没有眼睛,也没有螫针,但它们的上下颚比军蚁更为孔武有力。

军蚁不能杀害体形大的有脊椎动物,但矛蚁可以。一头被拴在树旁的牛常常成为矛蚁的目标。矛蚁会成群地从牛的眼、耳、口、鼻钻进牛体内,割食其内脏。不出数周,一头牛就只剩下一副白骨。而一只鸡,仅仅可以充当矛蚁两天的食物。

也曾有人类死在矛蚁的毒吻下,不过,这种情况只偶尔发生在昏迷者或不懂自卫的幼儿身上。


620)this.style.width=620″ vspace=5 border=0>
吸血蝙蝠
世界上有许多关于吸血鬼的传说,在美洲有一些以吸血为生的蝙蝠使这个传说成为事实。

吸血蝙蝠是一种营养方式很特殊的小型蝙蝠,不吃昆虫或果实,而专爱吃哺乳动物和鸟类的血。通常的食物是家畜的新鲜血液,有时也吸人血。事实上,任何静止的温血动物都有可能受到袭击,但是吸血蝙蝠很少去咬狗,因为狗能听到较高频率的声音,能觉察到吸血蝙蝠的靠近。

对于不同的对象吸血蝙蝠会选择不同的吸血部位,例如,对于牛和马,专咬背部和体侧;遇到猪,专咬腹部;如果是鸟类,则咬腿部。它们往往寻找熟睡的受害者,直接飞落在它的身上,而更多的是飞落在它的身旁,然后再悄悄地爬到受害者的身上。

吸血蝙蝠一般会选择动物的裸区或毛、羽稀疏部分,如肛门、鸡冠等裸露部分,耳朵和颈部以及脚也常被光顾。当选中合适的地方后,会迅速用尖锐的利齿轻轻地将皮肤割破一道浅浅的小口,由于受害者不感到疼痛,通常不会被惊醒,仍然保持安静状态,接下来就是吸血蝙蝠享受新鲜血液的时间了。

吸血蝙蝠能吸多少血 吸血蝙蝠以血为食的类群

在吸血蝙蝠的唾液中含有一种奇特的化学物质,能够防止血液凝固,使其能顺利地吃个饱。由于被咬后血液不会凝固,有时血从伤口流出可长达8小时,动物如果被咬上很多次,也会因为失血过多而受到伤害。

吸血蝙蝠非常贪婪,吸血总是不厌其多,每次把肚子撑足,大约可吸血50克,相当于一个成年人一次喝掉一浴缸的水。有时,吸血蝙蝠甚至吸血多达200克,相当于自身体重的一倍,却照样能起飞,真是地地道道的“吸血鬼”。

不过,吸血蝙蝠真正的危险是传染疾病,例如它在吸取动物血液时,能够传播马的锥虫病;在咬伤人和家畜时,最易传染狂犬病。

620)this.style.width=620″ vspace=5 border=0>
杀人蜜蜂
在人们心目中,蜜蜂总是和春天、花朵、阳光、欢乐联系在一起的。可是,谁能想到,正是这些小精灵,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竟把南美洲大陆闹得人心惶惶,鸡犬不宁。

早在1956年,巴西圣保罗大学研究人员为了培育一种产蜜多的蜜蜂,从非洲塞内加尔引进了35只蜜蜂,以便与当地的蜂种杂交改进蜂种。这种非洲蜜蜂的特点是工作勤勉、产量高,但是脾气狂暴。一遇挑战,便会群起而攻,即使尸横遍野,也不罢休。

第二年,由于管理疏忽,有26只蜂逃走了,从此埋下了祸根。这批逃出的蜂王在荒野中找到了与故乡非洲极其相似的环境,在那里安营扎寨,并与它们的近亲——欧洲蜂相恋交配,产生一种繁殖力很强、毒性又大的杂种蜂——巴西“杀人蜂”。从此,巴西蜂害开始上演,而且愈演愈烈。

620)this.style.width=620″ vspace=5 border=0>
只要遇到可攻击的对象,无论是动物还是人,“杀人蜂”都要袭击。仅1978年统计,已有二百多人因蜂群袭击而死于非命,至于被围攻致死的牲畜更是不计其数。不仅如此,巴西“杀人蜂”每年还以上百公里的半径,向周围展开攻势,并于1974年飞越国境。“杀人蜂”所到之处惹是生非,许多生灵被蜇死,有的种类已消失。

据统计,自1957年以来,共有约1000人死于“杀人蜂”叮咬,但“杀人蜂”的伤害能力显然经过了过度的夸张。一般来说,“杀人蜂”的叮咬并不足以致命,被“杀人蜂”蜇死的人一般是因为某种原因无法逃避而遭受了极大数量的叮咬,最终致死。但是,在美洲人眼里,“杀人蜂”仍然无异于洪水猛兽。

人类,也许是万物之灵,是处于食物链顶端的顶端的那个统治者,但不要忘记,这个世界是它们的世界,无论强大抑或弱小,我们都应该心存敬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