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世界上的任何事物都不是单独存在的,它们都有着自己的对立面,在动物界也是同样,不论是多凶猛、多大的野兽也有它自己的敌人。如眼镜蛇虽毒却有獠来对付它,海洋中的巨人——蓝鲸,庞大无比却有虎鲸来威胁它的生存。

  因此,在动物界进化的漫长历史中,各类群的动物都由于自然淘汰的结果,那些没有自卫技能或隐蔽方法的个体被敌人吃掉,最后足留下那些有特殊自卫方法或隐蔽能力的个体得以生存繁衍后代,而成为今天我们所见到的各种动物。动物的自卫方式可谓千变万化,它们有的采取模拟环境中的某些物体来保护自己,像树枝虫模仿树枝、木叶蝶停在树上活象一片枯叶;有的可随环境迅速改变自己身体的色彩使敌人视而不见,像著名的变色龙、比目鱼等;有的身具毒爪、毒牙、利爪(鸭嘴兽、毒蛇、狮虎等猛兽);有的身披鳞甲,刺针.或骨板把自己打扮成一个活堡垒使敌人无处下口(穿山甲、刺猬、豪猪、犰狳、..龟、海胆……);有的以上树、入地逃避敌人(松鼠、猴子、鼠类、沙蜥……);有的能高速奔驰摆脱敌人(各种有蹄类);有的能登高履险泰然自若,使敌人无可奈何干瞪眼(忆羚、岩羊、鼯鼠……)。可是最奇怪的自卫方法,是有些种类的动物,每当它遭受到敌人侵害之时,到了无处可逃避的危机时刻,它们却慷慨地献出身体的一部分抛给敌人,而后乘机溜之大吉保全了整体。还有一些动物却采取了叫“饮鸩止渴”之技使自身有毒来保卫自己的性命。


  如壁虎,是我国最常见的一种爬行动物。人们在夏季的夜晚经常见到它们利用具吸力的脚趾在墙壁上爬动寻食。大凡抓过壁虎的人都知道,你如果抓它在手,壁虎的尾巴会突然自己掉下来并且长时间地在地上扭动翻滚不停,这种现象往往会使人们大吃一惊,注视着尾巴的活动。一会尾巴安静下来了,可你手中的俘虏却早已不知去向。另一种生活于海洋中的动物——海参,在为自卫捐躯的本领方面比壁虎又高出一筹。它们这些卧在海底不会跑,又无反抗能力的丑八怪,一旦在遭到敌人捕食的关键时刻,突然身体猛然一缩,刹那间就由肛门喷出一堆树枝状的东西扑向敌人,这一招使敌人吃惊非小,赶快躲开,远远地盯着这堆东西,一会待敌人再重返原地,海参却已沉没到淤泥之中无影无踪了。这些动物牺牲了一条尾巴、一堆肠子却救了自己的性命。此时你一定会想,这种自卫方法虽好,但这些动物恐怕活不成了吧?这点不必担心,它们过不了若干时日,就又会长出一段新的尾巴或一副肠子来,如果再一次遇到敌人,它们还会故伎重演,再丢它一次也无妨,这就是微妙的适应性。


  最后还有更加奇怪的自卫方法是生活在印度洋毛列达岛上的一种红鸽子。这种鸽子在岛上非常喜吃一种植物的果子,这种果子被吞食之后,鸽子就会像“醉鬼”一样东摇西晃。同时果实也在鸽子胃中与胃液发生了化学变化,产生一种剧毒的物质——“山埃”,山埃经胃吸收后渗透到鸽子全身,这种现象对鸽子并无什么影响。但是,对于那些想捕食这种红鸽子的动物甚至人来说,却是致命的,一旦有谁一时嘴馋而吃了这种红鸽子就会有丧命的危险。


  同样的情况也可以发生在产于北美和墨西哥地区的一种像候鸟一样有迁徙习性的“蝴蝶王”身上。但是这种蝴蝶带毒却非因为成体取食所造成的,而是由于它们的幼虫采食有毒植物而使成体终生带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