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收养的小狗和狒狒家族非常和睦


















一只小狗被埃及狒狒群体收养并抚养长大


















小长吻海豚被宽吻海豚家族收养


渴望拥有下一代?动了恻隐之心?还是纯粹的学雷锋?———

  收养孤儿不仅仅是人类所为,动物界也存在着类似的行为。莫格利、罗米拉斯和雷莫斯,全都是被野生动物收养并抚育长大的孤儿。这些收养故事让人觉得匪夷所思,比小说还要离奇。不过,在自然界,收养并不总是因为渴望拥有下一代,或是动了恻隐之心。毕竟,森林里的生存法则要求所有的动物都必须自强自立。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促使动物收养并抚育别人的孩子呢?这是巧合,还是纯粹的无私奉献?

  在肯尼亚北部的桑布鲁国家公园,一只年轻的母狮收养了几只长角羚。人们给母狮取名卡慕尼雅克,在桑布鲁语中是“幸运儿”的意思。如今,这头狮子在全国已是家喻户晓。

  但是,卡慕尼雅克的行为却令科学家们困惑不解。在桑布鲁地区,羚羊是狮子的主要猎物,但卡慕尼雅克却对这只幼小的长角羚百般呵护。狮子为什么会收养羚羊呢?在依靠繁殖延续生命的世界里,这种收养行为完全脱离了生存法则。达尔文曾经说过,所有动物都会尽量繁殖最优秀的后代。而卡慕尼雅克显然是个例外。但是,这并不是唯一。在自然界中,类似的收养行为还有许多。我们知道,进化论是现代生物学的基础,但这种收养行为是否动摇了进化论的根基?至少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现代生物学家很难对这种现象做出合理解释。

  在灵长类动物中,“强制”的收养非常普遍,甚至小狗也会被这些灵长类动物收养。

  在灵长类动物中,收养行为一般是从“绑架”开始,然后逐渐发展成一种长期的亲密关系。

  在沙特阿拉伯西部,一个垃圾场位于600多只埃及狒狒的活动范围内,狒狒们经常来这里觅食。此外,与它们共享资源的还有塔伊夫的野狗。

  埃及狒狒是一个以成年公狒狒为中心的群体,它们与一群喜欢争风吃醋、戒备心极强的母狒狒生活在一起。为了确保母狒狒们安分守己,为首的公狒狒把大部分时间都用在了追逐上。

  它会密切关注家眷们的行动。在狒狒群体中,雌性的地位由它们加入时间的长短来决定。一旦找到合适的对象,公狒狒便会长时间地为对方梳理毛发,以促进彼此间的感情。随着小狒狒的出生,它所率领的群体得到了进一步的巩固。不过,要想找到合适的母狒狒并不容易。公狒狒试图勾引他人的家眷时,一场激战在所难免。

  一只成熟的公狒狒体重可达25公斤,是未成年狒狒的两倍。所以,要建立家庭,公狒狒必须攻击薄弱环节,它的具体做法是绑架母狒狒的孩子。这样,痛失爱子的母亲便会紧随其后,却不敢与对方发生冲突,因为它知道,自己根本没有获胜的机会。母狒狒在遭到绑架后通常会被永久收养,得到年轻公狒狒的悉心照料,成为公狒狒的第一个妻子。

  成家的欲望固然可以理解,但这是否还能解释另一种奇怪的行为?在塔伊夫地区,除了抢夺小狒狒之外,还有其它令人瞠目的绑架行为。公狒狒掠走了一些小狗。被绑架的小家伙与狒狒家庭一起成长,和它们一起在垃圾场觅食、一起四处迁移、睡觉。狒狒们甚至会和小狗一起嬉戏、彼此梳理毛发。这是被接受的表示,因为灵长类动物只为家庭成员梳理毛发。狒狒们对小狗百般宠爱,小狗反过来会保卫狒狒家族不受其它野狗的欺凌,并在夜里负责放哨。

  在自然界中,还有一种极为罕见的、主动寻求收养的现象。这种现象发生在海鸥的群体中。

  动物界的收养不是因为出错,就是另一种行为的副产品。然而令人惊讶的是,我们在波兰中部发现了例外。

  春天,大群的海鸥来到维斯瓦河上的岛屿繁殖后代。多年来,波兰生态研究中心的莫妮卡和达鲁兹·布卡辛斯基夫妇一直在从事海鸥繁殖习性的研究工作。结果他们发现,在海鸥所孵化的孩子中,最完出生的小雏鸟总是最后一个吃到东西,而且只能吃到一点残渣。如果年景不好,再加上父母很年轻,经验不足,这只蓝色雏鸟的生存机率就会极其渺茫。

  于是,出生较晚的雏鸟经常会离家出走,去群体里寻找愿意收养它的家庭,以便得到更好的照顾。这是自然界中极为罕见的、主动寻求收养的现象。不过,这并不容易,因为一路上危险重重,它们必须设法避开不远处红嘴鸥的恶意攻击。

  在海鸥的栖息地里,这种收养行为经常发生。其频率之高,让莫妮卡和达鲁兹很难相信。达鲁兹说:“这只是一种巧合。海鸥群的基因结构表明,乐于收养的海鸥之间存在着一定的亲戚关系,而且最终的结果,应该是利大于弊。”

  海鸥的收养行为代代相传,据推测,这或许已经演化成了一种养育模式。伊娃·雅布隆卡认为,就像家庭中经常出现的暴力一样,这种宽容的美德或许也是由成鸟传给雏鸟的。

  长吻海豚的故事,进一步验证了人类并不是唯一能够帮助同类的物种。

  动物和人类一样都渴望拥有自己的家庭。但是,从非洲母狮令人不解的行为到尚未结束的海鸥故事,都存在着这样一个疑问。动物们的收养真的是与他人为利的善意举动吗?我们很难知道它们是否具有理解力。不过,一些高智商动物,例如海豚,却提供了一些线索。

  一群宽吻海豚生活在波利尼西亚的吐马图群岛的朗伊罗阿海域里。这是一个由小海豚、母海豚、公海豚,以及一些年轻海豚组成的等级严密的团体。这些水域非常靠近海岸,因此,成年海豚必须时刻警惕,以免小海豚受到白边真鲨的攻击。公海豚的责任就是把敌人从母海豚和小海豚身边赶走。

  长吻海豚有时会成群结队地离开广阔的深海栖息地、进入宽吻海豚聚集的浅水区。这些海豚的特征是体型略小、口鼻部较长、身体侧面有花纹。后来,人们惊奇地发现,宽吻海豚群里,竟有一只小长吻海豚。它是在穿越朗伊罗阿海域时走失了?还是被体型较大的宽吻海豚困住了?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如果没有母亲的照顾,它不可能活这么久。

  小家伙似乎与宽吻海豚相处得很好。尽管两种海豚的叫声不同,但是,小长吻海豚可以通过肢体语言与新的家庭成员进行沟通。此外,它还逐渐适应了与以往深海环境截然不同的浅海区的生活。

  长吻海豚的故事,进一步验证了野生动物界存在着利他主义行为。无论是海洋还是陆地动物,它们都和人类一样,有着动机不同的收养本能。事实证明,人类并不是唯一能够帮助同类的物种。